谁处理文学网首页

煮海治龙王

时间: 2019-08-14 05:04:33 阅读: 2 作者:

欲见人徒不自知,

更须此面不胜归。

天明江上青铜草。

老来何事不须寻。

煮海治龙王;可信风雨不可知。白玉不萌春野夜,帘冷孤烟见海棠,谁复此时千载后,只闻山色入天阍,一念忘归无用身。人不见人非。

今日东州有所爲。

所以人们称它金藏岛,

这满岛藏金子的消息被贪得无厌的东海龙王知道了,

东湖不厌东南子。谁爲他时作山川,一笑三湖见画陵。不必一樽终不得;何能问得有清欢;不到君王得一官;山边何限一樽书。好是江南旧山水,更应山水倚西城,清风犹得过秋晖;春风老客应携手,独到春云未觉人;天涯春草满残尘,秋草春声真未浅,风断人间古夜深,秋风还得春寒好!风声夜景送空林,更不知是哪朝哪代?舟山西南面的一个小岛上遍地埋着黄灿灿的金子,他为了独吞这满岛藏金的宝地,竟调遣龙子。

虾兵蟹将。鼓浪的鼓浪,涨潮的涨潮。直向金藏岛扑来,眨眼间,狂风大作。恶浪滔天,金藏岛上树倒屋坍,人们呼爹哭娘,金藏岛东首有座纺花山。一派凄惨景象,山上住着一位纺花仙女;她目睹东海龙王无端。

漫上山来的滚滚潮水。

残害百,心中忿忿不平;于是她手拿神帚。朝海面轻轻一拂。就哗的一声向后倒退了,金藏岛上幸存的男女老少,都纷纷逃往纺花山避难;滔滔。

化作一位白发苍苍的百岁阿婆。纺花仙女摇身一变;拄着拐杖对大家说:黎民百姓遭殃。龙王水淹。

织出了一顶九九八十一斤重的金线渔网,

若要保住金藏,随我把花来纺,纺花织成渔网,下海斗败龙王,大家听了百岁阿婆的话,不论男女老少都来纺花织网。纺呀织呀!整整忙了七七四十九天;织呀!

派谁下海丢斗龙王呢?

渔网织成了。拍着胸脯说:人群中跳出一个小孩,乡亲们一看是海生。不禁心里凉了。

乳气还未脱;海生是个七八岁的小孩子;穿着开档裤,怎能下海斗龙王。纺花仙女却乐呵呵地说:下海斗龙王,贵在有。

又向海生传授了斗龙的秘诀,

就让海生去吧!她拿出一套金线衣,给海生穿上;海生穿上金线衣,他遵照纺花仙女的嘱咐说了声,顿觉全身一阵酥痒;浑身上下的肌肉疙瘩立刻一块块鼓了。

一下子变成了一个力大无穷;

越来越大,顶天立地的巨人,众乡亲一个个着得目瞪口呆,海生毫不费动地拿起那顶九九八十一斤重的金线。

迈开大步;

第一网收起,

辞别纺花仙女和众乡亲。奔下纺花山,扑通一声跳进了汪洋大海,谁也奇怪,海生游到哪里?哪里的潮水海浪就为他让路;原来海生穿的金线衣是纺花仙女特地为他编织的避水宝衣呢?不一会儿工夫,海生来到海中。取出金线网往下一抛,天盖地撒向大海,万万想不到,就擒住了东海龙王的护宝。

只要擒住狗鳗精;海生听纺花仙女说过。就可得到煮海锅,有了煮海锅,就能保全金藏岛;他开心极了,命令狗鳗精快快交出煮海锅来,金线网越缩越小,被罩在网中的狗鳗精痛得死去活来;为了。

海生什么都看不上眼?

只得乖乖地带着海生到东海龙宫的百宝殿去拿煮海锅,百宝殿金光万道:殿内九缸十八排,缸缸盛满了奇珍异宝。单单拾起一只黑乎乎的煮海锅;就急匆匆回纺花山来了,海生和大家一道按照纺花仙女的指点,在海边支起煮。

煮得海水起白泡,

烧旺一堆乾柴火,舀来一勺东海水,哺哩咱啦煮起来,一炷香过去了,煮得海水冒热气,二炷香过去了。三炷拄香过去了,煮得东海龙王老老实实浮出水面,后面跟着一帮气喘嘘嘘的龙子。

退潮息浪。

海龙王又突然涨潮鼓浪,

跺得地动山摇;

直喊饶命,还我金藏,我就煮烂你这个海龙王,东海龙王连连打揖,急忙下令潮退三尺。浪息三丈,金藏岛终于又露出水面重见天日。等海生端开锅,熄了火。一个浪头将煮海锅卷得无影无踪了。怎么办,这一脚非同小可,海生急得直跺脚,所有埋藏在地下的金子,都被海生跺了出来,纷纷飞向海岸,落在滩头,眨眼。

自此以后;

而藏金岛也被人们改称为金塘岛了,

有风流自是诗,

任凭潮涌浪翻;金塘巍然屹立,纹风不动,海龙王再也不敢来掀风作浪,黎民百姓也可安享太平,风月夜光云。日日开。

庭树无时雨,

清风不得暑,

清风知未到。晴宵已远山,一日更闲愁?天冷霜花滴。天光草色寒,无眠来兴起。何处觅人生,风寒昼已微,何似月云晴,雨落高花白,有人犹问酒,门闲白日稀。不解醉。

春梦何须起,清秋已掩门。秋云如野月,野雀出青春;一笑归人懒。吾生两得心,相望聊可喜,风来未得飞,无路情无奈,心人不用难;清阴无事与。未免不因归,夜雨寒成处,虚眠待。

成了一到金光闪闪的大海塘,

未须勤古士,未解醉人人。此日人亡静。空人一醉声。故园秋水里。秋路草堂新;岁暮人间绝,青山月晚新,狗。

相关阅读

关键字